飛言情小說 > 人到中年 >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打算!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,我說小陳,你說的在理呀,我也就隨口一說。”林天驕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隨口一說我以為你要當真的,你林總是什么人,那是敢想就敢干的,用你的話來說,人生是不能留遺憾的,所以我根本就吃不準你。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,我跟你說,我曾經還想過老來得子這件事,不過那件事都過去了,現在我也不考慮這些了。”林天驕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說的是那個董薇吧,不過你在董薇那,也花了不少錢,這女人就算是和你分開,也有些私房錢的。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驕當初和那個董薇,那是他的私人秘書,兩個人本來就在一起好幾年,而這其中,林天驕對董薇還是認真的,董薇居然跟林天驕說懷了他的孩子,但是事情的真相是,董薇外面有了男人,這件事還是我發現的,我就讓林天驕及時止損,和董薇劃清界限,而也正因為這樣,自從林天驕和董薇分開后,就再也沒有一個固定的情人,基本上就是談個幾天一個月,其實林天驕也心里清楚,找女人不能時間太久,特別是年輕女人,時間久了,就會就感情,而且林天驕的身份本來就不一般,真被爆出來印象也不好。

    而也就是這樣,林天驕現在已經隱姓埋名,和林天驕在一起的女人,心里只知道林天驕是有錢人,至于具體的身份,她們根本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現在我提起這些,林天驕頓時唏噓不已,也知道當初他差點被董薇耍,所謂吃一虧長一智,現在的林天驕可以說在處理男女之間的事情聰明多了,至于李彩蓮,那是老相好,本來就知根知底的,并且本來就對李彩蓮有些虧欠,所以現在林天驕是在補償。

    “董薇就別提了,除了她外面有男人,其實曾經還有一度有一段時間對我挺好的,能夠照顧我的起居,所以我現在想起來,其實也不怎么怪她,畢竟她還年輕,是要為自己有些打算,我給她一點錢,合情合理,但是補償她對我的付出,就是把一個不是我的孩子按在我的頭上,這就有些不擇手段了,我是對事不對人,既然她做出這種事情,那么我當然也不會留情面。”林天驕說著話,他拿著車鑰匙,拍了拍我的肩膀,給我遞了根煙。

    我們邊走邊聊,對著一家餐廳走了過去,而期間林天驕說,這兩天他要去一趟南芯國際,也就是到深城呆幾天,去參觀一下,還有一個董事會,回來之后,估計是要到我們龍騰科技走一趟,有進一步洽談業務的打算。

    所謂洽談業務,其實都是為龍騰科技上市做鋪墊的,不僅僅是南芯國際,華夏通訊也會和我談合作,最重要的是在龍騰科技上市的當口,開一個重大的新聞發布會,借此來抬高股價,所以到時候龍騰科技一旦上市,那么肯定都是利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只是在上市之前,以我們創耀集團和天虹集團,會有一系列的推動,會做很多事情。

&nb />     來到一家餐廳,我和林天驕在角落的一處位置坐下,我點了幾個菜,隨后道:“林總,這幾天看來挺忙的,還沒想過讓你兩個兒子接班嗎?”

    “也就一點點忙,我只是投資的股東罷了,以后就是每年拿分紅,至于我兩個兒子嘛,臨城的酒店不是開張了嘛,就做做酒店管理吧,或者兩家游戲公司里去擔任個職位,就這樣了。”林天驕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還挺大的,孩子的婚事不急了嗎?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,我前面還想到了一件事,你說我想的對不對?”林天驕好像想到什么,突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“李彩蓮的女兒,現在不是在讀大學嘛,畢業后嫁給我小兒子,你覺得怎么樣,反正和我也沒有血緣關系。”林天驕說道。

    “林總,本來我們聊得好好的,你怎么老喜歡說一些不靠譜的事,人家李彩蓮的女兒還是學生,今年才二十歲,就算是兩年后畢業才二十二歲,人家大學畢業就要結婚的嗎?你小兒子是什么路子,愛逛酒吧玩夜店,就算改邪歸正了,你就肯定可以和李彩蓮的女兒談嗎?雖然這丫頭跟著李彩蓮,好像和她的生父沒有什么聯系,但是法律上總歸是親生父母,你還是不要把關系搞的太復雜了。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考考你不行呀,小陳你怎么老說我不靠譜呢?你說我不靠譜,我做了多少靠譜的事情?我林家要不是我,今天會是什么樣子?估計兩年前就被蔣家給吃了。”林天驕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還不是你差點上套,給了蔣家有些機會?”我無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行,你功勞最大,幸虧你提醒我,怎么回事呢,我是不是真的老了,怎么老喜歡回憶以前了?”林天驕哈哈一笑,接著道。

    “年后有什么打算?”我話峰一轉。

    “先深城跑一趟,然后魔都待幾天,后面我應該就去海南度假了,現在這天氣,魔都和京都還比較冷,海南是個好地方,可以住一陣,至于后面嘛,再看吧,反正我想通了,就是活得輕松。”林天驕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帶著你老婆一起嗎?林夫人不會天天在家吧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“她有自己的小姐妹的,也會出去旅游走走,我們老夫老妻在一起旅游,其實挺沒勁了,我還是自由放飛吧。”林天驕繼續道。

    聽到林天驕這么說,我笑了笑,而此刻菜也上來,就在我們邊吃邊聊的時候,周耀森的電話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喂,爸?”我接起電話。

    “晚上來一趟我這,有些事和你說,你就在我這吃晚飯吧。”周耀森說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我答應道。